通知公告

家长学校

当前位置:首页>家长学校>养花.养鸟.育人

养花.养鸟.育人

发布于2014-02-27 09:42:46

   古人说:“用笔不灵看燕舞,行文无序赏花开。”

   这是说,文章写不下去了,不要硬着头皮强写。索性放下手中笔休息一下,到室外看看天上飞舞的燕子,欣赏欣赏门前盛开的鲜花。这样,既可以转移注意力,使头脑得到休息,获得一个好心情;没准儿还能在“看燕舞”、“赏花开”的过程中,捕捉到创作的灵感。

现在,大城市生态环境恶化,飞燕是难得一见了。住在水泥浇铸的楼房里,很少有人像古代文人那样拥有什么私家花园。于是,我就在我家阳台上养花、养鸟。

养花与育人

我一个读书人,哪里会养呢?为了调节生活,我就忙里偷闲,附庸风雅,试着养些好侍弄的花和鸟。

  我曾养过几盆花,像倒挂金盅、刺梅、马蹄莲等。刚刚买来时,鲜花盛开,姹紫嫣红,赏心悦目。每当“行文无序”时,就站在阳台上观赏观赏,的确别有一番情趣。我又是浇水,又是上肥,殷勤地侍侯着。没想到,先前开的花凋谢了,新花就该开了,新陈代谢嘛。

   我每天都眼巴巴地瞅着,它们只是长枝长叶,呼呼地疯长,可以说是“生机勃勃,枝繁叶茂”;可就是不开花,我望眼欲穿,最后是让我大失所望。

   心想:我可没有慢待你们啊,怎么连一个花蕾也不见了?一气之下,把没有良心的几盆花统统扔到了垃圾桶。

  本来下决心再也不侍弄这花花草草的了。一次,一位中学时期的老同学从长春给我带来几盆很有身价的君子兰。老同学不辞劳顿,千里迢迢给送上门来,盛情难却,也就留下了。不管它们开花不开花,看看那宽厚的绿叶也好。

    老同学嘱咐我说:“花盆里有底肥,少施肥,也不要多浇水。”

    在我心目中,未开花的君子兰不是什么花,也就是普普通通的长绿叶的草。过去养花失败的教训,使得我对养花失去了兴趣,平时我根本不怎么待见它们,甚至都不拿正眼看那几盆君子兰。君子兰放在见得着阳光的阳台上,从没上过什么肥,只是想起来了才给它浇上一碗水,不指望它们能开花。

  不记得过了多少日子,有一天,我不经意地朝君子兰瞥了一眼,一束含苞待放的花蕾映入眼帘。我惊喜万分地朝夫人高声喊道:“嘿!不得了了!咱们的君子兰要开花了!快来看啊!”

   夫人喜出望外,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三步并成两步,飞也似地跑上阳台,与我共同分享这难得的欢悦。只见那翠绿的叶子中间,夹着一簇金黄色的花蕾含苞待放,简直是美的极了!我们老两口从未见过那么好看的花,感到心旷神怡。

  过去,我是那样尽心尽力地照料养的花,可就是不开花;这君子兰,我无心“刻意”照料,它倒是“死求百赖”地要开花。这真是“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看来,我过去对花的“尽心尽意”、“精心培育”,可能是“好心好意”之中干扰了花的成长,违背了花木生长的天性,所以它们不开花;而对君子兰,却是“无心刻意”照料,就是没有“好心好意”地三番五次地去干扰它,这是顺应了它自然生长的天性,该开花自然会开。

我是从事家庭教育研究的,由此,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做父母的培养教育子女的问题。

大概培养教育子女和这养花是一个道理:家长望子成龙心切,对子女期望过高,往往“爱之太殷,忧之太勤”,关心过分,照料过多,教育过度,无视了孩子生长的天性。总怀着一颗“爱心”干扰孩子,无意之中打乱了孩子的生活秩序,影响了孩子身心健康的成长。因此,结果往往是适得其反,事与愿违。而家长只是视情况,间或做一些必要的提示,让孩子按照他们的天性,自由地生长,使他们的个性得到充分的发展,就有可能在家长的“无意之中”成为出类拔萃的人。你说这事怪吗?

其实,一点儿也不怪。唐朝文学家柳宗元有一篇著名的散文《种树郭橐驼传》,文中主人公郭橐驼是一位栽树能手,他栽树成功的诀窍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就是说,栽好树就是顺应树木生长的天性,如此而已。

他说,栽树时要小心翼翼,树根要舒展,培土要用原来的旧土,砸实。栽好了以后,就要像“丢弃”了那样,不能老是摇晃、察看。他认为,树木栽不活,往往是因为栽好之后,“爱之太殷,忧之太勤”今天晃晃树干,看扎根没有;明天又抠抠树皮,看活没活。像这样做,“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无意中便干扰了树木的成长。

“养人”与“养树”是一个道理。对孩子爱之过度,就成了溺爱;对孩子过于担忧,就会干扰孩子的成长。家长不要做费力不讨好的事。

养鸟与育人

  再说我养的那两只鸟。

   我养的是玉鸟,听说很普通,不是什么很值钱的鸟。大概就是因为好养,人人都能养,才不值钱吧。它们从不挑食,每次只是喂一点小米,再给点儿水,有干有稀就行了。它们吃得欢,活得好着呢!

   我每次到阳台上休息,那小鸟欢快地上窜下跳,啾啾地叫个不停,就像小孩子犯了“人来疯”似的。平时,我专注写东西的时候,很少听到它们鸣叫。每当我从文章的构思中脱离开来,猛地听到笼子里小鸟清脆悦耳的鸣叫声,确实让人神清气爽,烦恼皆忘。

   “用笔不灵”时,看不到天上的“燕舞”,看看笼子里上下翻飞的小鸟,听听美妙的叫声,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与乐趣。

  平时夫人上班,家里只剩我一个人,还有笼子里的那两只小鸟。有它们陪伴着我,帮我排遣寂寞,放松心情。两只小鸟在我家,平平安安地生活了好几年。

  有一天,我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给小鸟刚添好水、喂完食,就在这个当口,电话铃突然响了,我忘记随手关上鸟笼的小门就匆匆忙忙去接电话。等我接完电话回去一看,啊?傻眼了――怎么,鸟笼空了,小鸟飞出去了。我一看,两只小鸟落在我家阳台的凉衣杆上,欢快地叫着,就好像是说“解放了”、“解放了”似的。我后悔莫及。

   我想把它们抓回来,我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一伸手,两只小鸟“扑腾”一声,就飞到窗外的大树梢上去了。完了,完了,这回可就永远地失去它们了。

   它们在笼子里的时候,并不觉得它们有多么珍贵;一旦失去了,反而觉得弥足珍贵。我懊悔、失落不已。

正当我为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而懊悔的时候,那两只小鸟,不知什么时候又飞了回来,落在距离我家阳台很近的树枝上,啾啾地鸣叫着。鸟笼的小门还敞开着,我屏息着气,站在远处不动声色,静观其变,殷切地希望着有奇迹出现:小鸟能“迷途知返”、“自投罗网”,自动地回到自己的巢穴!这简直是胡思乱想,异想天开。

真是天随人愿,心想事成。万万没有料到,奇迹果真发生了!那小鸟一只跟着一只又落在阳台上的凉衣杆上。然后,鱼贯而入,重新回到它们生活了很长时间的熟悉的笼子里。趁着它们聚精会神地吃食的时候,我轻轻地迈着脚步上前,小心翼翼地把鸟笼的小门关上。我那一直高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后来,又有几次,因疏忽忘记关鸟笼的小门,小鸟飞了出去,过一会儿,就又自动地飞了回来。

   这事可真有点儿神了!究竟是什么神奇的力量把它们给牵制住的呢?这引起我极大的好奇心。

  渐渐地,我终于悟出了其中的奥妙:

   大概是小鸟们过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寄生生活,已经完全丧失了独立觅食的能力,离不开人工喂养,只能过这种“牢笼”的生活。

   “海阔从鱼跃,天空任鸟飞。”小鸟的本性是向往大自然,展翅高飞,自由翱翔;适应现实的生存环境,本来它们有到处觅食、自食其力的能力。但由于强行把它们关在了小小的笼子里,周到地照料,殷勤地喂养,使他们“不劳而获”、“坐享其成”。久而久之,到处觅食、自食其力的能力便渐渐退化,以至完全丧失,只能习惯于被束缚在牢笼里的生活。一旦贸然飞了出去,由于已经丧失了觅食的能力,离开人工喂养根本无法独立生存,也还得乖乖地返回鸟笼。

   由此看来,我们养鸟的人,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无意之中剥夺了它们生存的能力。我终于横下决心,把两只小鸟放飞,让它们回归大自然。

由养鸟联想到“养人”。

做父母的对孩子“爱之太殷,忧之太勤”,总是怕这怕那,把孩子关在家庭“城堡”里,让他们在父母的“卵翼”之下,坐享其成,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舍不得让孩子走出家门,到社会上经风雨见世面,经受锻炼,增长才干,掌握谋生的本领,适应社会环境。

久而久之,孩子们就会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待到放他们外面来,则如暂出樊笼的小禽,他决不会飞鸣,也决不会跳跃。”因此,鲁迅先生主张“先从觉醒的人开手,各自解放了自己的孩子。自己背负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总把小鸟关在笼子里不放飞,迟早会丧失独立生存的能力;孩子总是关家庭“城堡”里不放手,迟早也会成为甩不掉的“啃老族”。

  由此看来,“养花”,“养鸟”,“育人”,道理是相通的。

                                                           —— 转自《家教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