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焦虑、从众,与同辈压力

发布于2015-03-05 13:20:48

6 7 号的时候,大一的小张想到了一年前,于是他顺手写下一篇日志追昔抚今。可以肯定的是,一年前的同一天,他的状态绝没有现在这么悠闲。小张这学期一共选了 21 学分的课,这意味着他期末需要完成四篇论文,应付九门考试。小张觉得这个工作量很酷,所以逢人便说,焦虑之中略带几分得意。“最恐怖的是我 8 号到 10 号这几天,三天要连续考四门!”

6 7 号的晚上,小张写完回忆高考的日志后,在留言回复中这样向自己的朋友抱怨。换来的则是“赞!”“Bless”“太牛了!”等一片祝福赞叹之声。小张和朋友们一来一回地聊,句句不离自己现在如何的头大如斗,又是如何地不想复习,期中考试的题目又是如何变态,自己挂掉的几率非常之大,仿佛目前摆在他面前的是一生中最大的危机,惟求上天保佑垂怜。但他也许已经忘了,一年前的这时,他要在两天内连续考掉四门。

事实上,情况并没有小张说得那么糟。他的四篇论文并不全是任务量特别巨大的工程,有两篇只是普通的作业,而且他已经在考试周以前完成了。他的九门考试也有两门是通选,一门太极拳——都在考试周以前解决掉了——还有一门开卷的政治,两门开卷的专业任选,剩下闭卷需要复习的,也只有三门专业必修课而已。有两门都是考平时的工夫,作业会做了,考前翻翻书就可以——“只能保证不挂!”他这么补充——惟有一门是真正需要下工夫的,将近 400 页的教材,就算 5 分钟读一页的话,大概需要 30 个小时。而相对这个任务量,他的时间安排几乎可以说是充裕。需要大量背书的那门专业课排在第二周,之前有三天的空闲。在这门考试之后,他还可以剩下四天时间,全力解决两篇论文。接受采访是在 6 16日,这时的小张已经考完试一身轻松,剩下两篇论文,“就是磨磨蹭蹭地不想写”,回顾一周前的状态,他笑着承认自己那篇日志有些矫情。

“大家都很焦虑,我也跟着喊一喊,这样发泄一下还是很有快感的,而且复习期间不想看书,就借着喊一喊的时候聊聊天。喊啊喊的,就相信自己很焦虑了。”

“分数经过调整,表示你跟同学比起来在什么位置,而不表示你究竟掌握了多少。”

为了防暑,宿舍楼晚间不断电。这个消息在考试周之前放出,实在让人们有久旱逢甘霖的兴奋。半夜 2 点从校园里走过,还可以看见不少亮灯的窗户。通宵复习的同学们并不顾忌开灯会影响室友,因为通常是整个宿舍一起通宵,无一缺席。

某理科院系大二的唐同学是真的认为大学比高三还紧张。她所就读的院系,大二下学期一直被认为是大学四年中最恐怖的关卡。专业课无论从数量还是难度上讲,都远远超过高中,更何况平时又怎能像高中生一样,每天把基础打得那么扎实?考试将近,并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出路就是临时抱佛脚,一天一夜要“啃”完一学期的课。据她说,周围有不少同学申请了缓考。她一直犹豫着没有去,因为她相信,既然课程是这样安排,既然别人都能坚持,那么自己也就不该选择逃避。“何况就算是缓考,也只是把压力延到了明年,我想长痛不如短痛好。”

同样是理科大二学生,陈同学的考试任务则相对轻松得多。对他来说,唯一的问题在于同辈压力。他认为凭自己的掌握程度,及格起码早没问题了,但是周围同学复习起来的狂热仍然让他有点不安。他总在想自己会不会错过了什么,或者将会错过什么?“他们通宵上自习,不但看教材,还看很多文献。我是觉得有的东西没必要复习,但是大家都复习了,我难道敢不看么?晚上自己在宿舍,觉得心虚。正态的压力很大,分数经过调整,表示你跟同学比起来在什么位置,而不表示你究竟掌握了多少。”陈同学说,师兄师姐是不能理解他们这一届的。他们会说这门课多么轻松,那门课不用重视。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当大多数人都重视的时候,所有人也就必须重视。“这是最拼命的一届,别人都想拼得比你更厉害,你惟有拼得比他们还厉害。” 大三的李同学对于出分怀有格外的恐惧和期待。

每次有一门新的课出分,宿舍里便会一片哀叹和惋惜,听起来“没有最糟,只有更糟”。“这老师太不厚道了!”“怎么这么低,不行我要查分!”“我要去找棵树吊死……”

 出自《孔雀东南飞》中的一句“自挂东南枝”成为了这个六月的校园流行语。这是一组名为“好好学习桌面”的图片引发的。黑色的背景,一行鲜红的“废柴,只能自挂东南枝”,加上东南方一棵树和一个上吊的小人,勾起了无数同学共鸣的自嘲。“数理考完,只能自挂东南枝了!”这类题目一时充斥于校内网和 BBS 的版面。甚至还有人建议将它改成 Courses 版的版衫。还有人说,“东南枝已经挂满了,我挂西北枝去吧。”

当然这些都只是玩笑罢了,其实并不好笑。比如在李同学的宿舍里,号称“自挂东南枝”的往往只是在形容成绩没上 85分而已。并没有谁的成绩真正低得离谱,更不用说不及格。李同学深知,不能凭哀叹的夸张程度来推断大家的实际得分。她自己也是一样,会对着一个其实还在预期之中的成绩连声惨叫。她说不清自己算不算是在演戏,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否真的难过。只是粗粗一想的话,她对成绩还是很在意的吧。

再过一个假期,李同学就要开始准备保研的事情了。她觉得现在 GPA 已经差不多够了,但她还是不放心。每次得到一个新的成绩之前,她都莫名地害怕着。“也许总分会被扯下来?”每一门要考试的课上,老师都说 :考试只是一个检验手段,检验你这学期学得怎么样,没有别的意思,大家不用紧张。每一次听到这种话,同学们也都会相对苦笑。因为考试对于老师来讲,也许“没有别的意思”,但是对于国外接受申请的学校来讲,对于保研来讲,哪怕是和专业无关的选修课成绩也都会很有“意思”。“别人的机会增加,就意味着你的机会减少。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比她们更高。”至于为什么要保研?保研之后打算干什么,李同学还并没有想得太多。

在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的版面上,有人在在线咨询中求助 :“我看别人平时吊儿郎当的,随便考考就是 85 以上,我比别人付出了更多,为什么得不到回报?”对此,有网友针锋相对地回复 :“有谁规定时间花得多的人成绩就一定应该比时间花得少的人成绩好?”着意与别人相比之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现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