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负性情绪并不可怕,相反,它能使我们过得更好

发布于2016-03-07 10:36:10

客户坐在我面前,想要为他的人际关系问题寻求帮助。作为一名精神治疗师,我努力表现的温暖,不下判断,并且尽量给予鼓励。 之后当他在描述自己的痛苦经历时说,“很抱歉我太消极了。” 这我觉得有些不安。

治疗的关键目标之一就是学习认识到并且表达全范围的感情,而我的客户竟然在为此而道歉。 在我的治疗实践中,很多客人都在非常努力地跟诸如极度愤怒,或自杀的想法等沮丧情绪进行抗争。 近年来我注意到,为自己认为的消极情绪,如感觉内疚或羞愧等的患者在增加。 毫无疑问,这种反应源自我们文化中对积极思维的强大偏见。 虽然积极的情绪值得开发,但当人们认为自己应该无时无刻不乐观向上时,问题就出现了。

实际上,愤怒和悲伤都是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并且新的研究显示,体验并接受这种情绪对于我们的精神健康是至关重要的。 试图压抑思绪可能会适得其反,甚至会减少我们的满足感。 富兰克林欧林工程学院的心理学家Jonathan Adler 说,“接受生活的复杂性可能对于心理健康来说是一条特别富有成果的路径。”

有意义的苦难

当然,积极的想法和情绪对心理健康有益。 享乐理论将幸福定义为积极情绪的出现,消极情绪的相对缺少,以及对生活的满意感。但是极端地说,这个定义并不适合混乱的真实生活 不仅如此,人们的世界观可能会过于乐观,以至于忽视危险或者变得洋洋自得(参见科学美国人心智,2011年5/6月刊的“积极想法会导致负面结果吗?”,作者Scott O. Lilienfeld 与 Hal Arkowitz)。

另一方面,幸福学说强调一种意义感,个人成长和对自我的了解,这些目标都要求人们去面对生活中的逆境。 不愉快的感觉跟快乐一样,对于帮助我们理解生活的起起伏伏都非常重要。 Adler说,“记住,我们具有情绪的最首要原因就是帮助我们评估自己的体验。”

Adler和纽约大学的一位市场营销教授Hal E. Hershfield 一起调查了混合情绪体验与心理幸福的关系。一组12个人进行了12次心理治疗研讨。 每次研讨之前,参与者都完成一项调查来评估他们的心理健康情况。他们还写下了关于自己生活中事件的以及他们在治疗中的描述,并做了情绪性编码。按照Adler和Hershfield 在2012年的报告,同时感到高兴和沮丧,例如“我觉得幸福并且充满希望,因为我正在解决自己的问题。”—— 即使当时那种混合的感觉令人不快,在一两周后,都被参与者认为是一种幸福感的改善。研究人员说,“好的和坏的放在一起可能会去除不好的体验,让你能找到其中的意义,从而对心理健康状态起到支撑作用。

消极情绪还很可能会帮助我们更好地生存。Adler指出,坏感觉可能是健康问题,人际关系问题或其他需要关注的重要事情的关键线索。负面想法和情绪在生存上的重要价值可能会帮助解释为什么压抑它们会毫无效果。2009年的一项研究中,澳大利亚昆士兰技术大学的心理学家David J. Kavanagh 和同事们请一些正在接受酒精滥用治疗和成瘾的病人回答问卷,评估他们与酗酒相关的冲动和渴望,以及过去24小时内试图压抑喝酒的想法。他们发现那些经常与侵入性酒精相关想法做抗争的人,实际上这种想法会更多。 2010年的研究有类似的发现,与简单地认识到自己,比如,心烦,激动或忧郁相比,压制消极情绪可能会导致更多的情绪过度反应。

即使成功地避免了考虑某件事情,你的潜意识会仍然在这个想法中徘徊。2011年, 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心理学家Richard A。Bryant和他的同事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告诉一些参与者在睡前去压抑一个不愿意思考的想法,但没有告诉另一些参与者。 那些试图抑制想法的人报告说对这种想法做了更多的梦,这种想象称为梦境回弹。

压抑想法和感觉可能是有害的。佛罗里达大学的心理治疗师Eric L. Garland 和同事在2012年做的一项研究中,测量了58个接受酒精依赖治疗的成年人的基于心率的压力反应,同时将他们暴露于酒精相关的诱因下。 被测试者同时给出他们试图压抑想法的程度。 研究人员发现,与那些不那么经常压抑想法的人相比,那些更经常收敛自己想法的人对于诱因有更强的压力反应。

接受痛苦

不要从消极情绪中退缩,相反的,要接受它们。 承认自己的感觉,不要急着改变自己的情绪状态。 很多人发现慢慢深呼吸,试着忍受强烈的感情或者将感觉想象成为漂浮的云,提醒自己,它们会过去的。  我经常告诉自己的客户,一个想法只是一个想法,一个感觉只是一个感觉,仅此而已。

如果情绪势不可挡,你可能想要在日记中或者对另一个人表达一下。 这种联系可以帮你改变观点,带来结束的感觉。 如果不适感还是阴魂不散,那么就考虑采取行动。 你可能想告诉一个朋友说,她的评论很伤人,或者采取行动离开领你感到苦恼的工作。

你还可以试试做正念练习来帮助自己更好地意识到当前的体验,而无需对其下判断。 训练自己适应这种状态的方法之一是冥想时集中精力在呼吸上,简单地承认任何稍纵即逝的想法或感觉。 这种联系可能会使自己接受不愉快的想法变得容易些。

今年早些时候,Garland和他的同事们发现,125名有创伤史并且接受物质依赖治疗的人当中,那些天生思虑比较多的人处理他们的创伤更好些,并且不那么渴望药物。 类似的,在2012年的一项研究中波士顿大学的心理学家Shannon Sauer-Zavala和同事发现一个包含正念培训的疗法能够帮助患者克服焦虑性障碍。 这种方法不是通过尽量减少负面感觉,而是通过训练患者接受这些感觉来起作用的。

Sauer-Zavala说,‘要完全避免负面情绪是不可能的,因为生活就是要体验这些挫折和矛盾的, 关键在于学会如何应对这些情绪。‘ 确实,一旦我的患者接受了他的想法和感觉,甩掉羞耻和内疚,便可以更清楚地看清问题所在,并且进一步开始恢复了。